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
法律熱線:
律師文集
文章詳細

神木部分民間融資鏈條斷裂

發布時間:2018年3月5日 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  


地處陜西省榆林市的神木縣,連日來處于輿論的風口浪尖。這個去年G D P突破千億元關口的大縣,如今深陷民間借貸危機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煤炭相關行業價格大幅下滑,重度依賴煤炭和涉煤產業的神木縣經濟增速明顯減緩,當地曾經火爆一時的民間借貸跌入低谷。

民間借貸危機爆發之后的神木縣現狀如何?《經濟參考報(微博)》記者走訪調查發現,討債現象在該縣隨處可見,部分借貸人有錢不還甚至跑路賴賬。同時,由于信用體系受創,部分民間融資鏈條斷裂,給許多民企以及正在上馬的項目造成不利影響。

滿城盡是討債人

“現在是‘擊鼓傳花’,鼓聲一停,砸在誰手里算誰倒霉。”危機爆發前,一位當地企業負責人對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說。幾個月后,神木民間借貸危機爆發,影響到當地經濟、金融、社會等多方面。

如今的神木,討債人比比皆是。

“我前兩年和幾位朋友也開了一家小額借貸公司,規模大概在1億元左右。去年開始形勢不好,我們就把規模縮小到了2000萬至3000萬元。幸好我們早退了一步,現在好多放貸的都要不回錢了。”神木當地一位企業老板陳先生說,“我認識的人幾十個億放出去都要不回來,他欠別人的錢也還不上。現在什么都不干,整天要債。”

一位政府工作人員說,有少數群眾被周邊風氣和高額利率誘惑,將“活命錢”投了進去,現在生活困難。還有的人為討債、躲債東奔西跑,甚至出現暴力討債的現象。

巨大的債務壓力之下,有人被迫“跑路”,有人拿酒或豪車抵債。

“我的一個朋友做白酒代理,最近積壓了很久的一款白酒銷路很好。很多人購買這種打折的白酒抵債,200元一瓶的酒,抵債的話就算400元。”神木的一位企業老板說,“有的還不出錢就拿車抵債,債權人不要的話,連車也沒有。”

“有一些老板其實手里是有錢的,但是在目前的形勢下卻不肯拿出來,還有的將資金藏匿、轉移,所以中下游的散戶虧損的比較多。這些錢一年半載也回不來。”神木一位企業負責人說。

受民間借貸危機影響,部分民間融資鏈條斷裂,給許多民企以及正在上馬的項目造成不利影響。

據榆林市一位負責人介紹,危機爆發后,民間融資大幅萎縮,這相當于從民營實體經濟中大量“抽血”,原有民間融資的資金補充作用大幅降低,這使本來就面臨經濟下行壓力的民營企業,特別是中小微企業雪上加霜,進而對實體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。

神木縣發改局副局長高海雄說,神木有的企業絕大部分都有民間借貸資金,有的一大半都是民間資金。民間融資對企業發展相當重要,對地方民營企業發展起很大促進作用。神木規模以上的民營企業240戶,規模以下中小企業幾千戶,都是民間融資的。過去民間資本不在銀行里,絕大部分回到企業里的。

“現在形勢下企業本來就困難,又難以融到資金。之前我們本來已經與一些銀行協調好的貸款都黃了,這邊的支行說現在停止所有給神木的貸款。”高海雄說。

“一些項目成了半拉子工程,上馬吧,融不到資;停下吧,更不見效益。而且很多機械設備都有使用年限,現在放著,等過幾年又成舊的,要被淘汰了。”一位企業老板說。

資金鏈錯綜復雜

據當地人介紹,神木民間借貸基本是三分到五分利,最樂觀估計一半以上的家庭都存在著借貸關系,70%以上的農村人口都參與其中,還有很多企業職工、流動人口也被牽扯進去。

神木民間借貸的規模究竟有多大?近日,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走訪神木縣發改局、金融辦等部門,但各部門均表示,民間借貸的規模、流向難以掌握,無法確切統計。

在神木,金融機構除了正規銀行外,還有經政府審批的小額貸款公司、擔保機構、投資公司、典當行,以及大大小小游離于監管之外的“地下錢莊”。而目前,對于地下錢莊的數量、涉及資金規模、流向等,政府部門幾乎完全不掌握,而坊間流傳的說法則為“幾千家”。

一位榆林企業負責人表示,神木民間借貸的規模至少在200億元以上。但另一位鄂爾多斯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則透露,僅神木縣流向鄂爾多斯的民間借貸資金量就在600億至700億元。

關于這些錢都流向何處,多位神木當地人表示,民間借貸在資金投向上,60%流向煤礦,剩余部分流向了房地產和其他行業。在地區上,除神木外,大量民間借貸資金流向臨近的鄂爾多斯地區。

和資金規模、流向同樣云霧迷蒙的,是錯綜復雜的資金鏈條。

在曾經“家家房地產,戶戶典當行”的神木,借貸手續可以簡單到“打個白條、摁個手印”即可,且民間借貸與銀行借貸相互交織。

“有的人以一分利借款,再以二分、三分放出去,有時候這個鏈條會很長,這就形成了復雜的‘三角債’。一個環節出現問題,就會傳到其他環節。”一位曾從事小額借貸的老板說。

關于民間借貸鏈條的復雜性,一位長期關注陜北民間借貸問題的人士向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講述了一件事情:“去年,我的一位朋友告訴我說,他這幾年參與個人融資,越陷越深。把多年的積蓄還有親戚朋友的積蓄一共4000多萬元都投進去了,在他上面集資的老板據說有12億元的資金量。去年以來,形勢非常不好,現在是每周都要開會,一開會就吵架。這4000萬元里他自己只占很少一部分,大頭都是親戚朋友的。”

“最近,我的那位朋友說,多虧他意識得早,4000萬元本金收回了2000萬元,剩下的只能慢慢還。他的資金主要投向了鄂爾多斯,現在他手里還有兩套當地的房子,價格遠遠超出當地平均房價,不僅無法出售,還要繳納物業費。”該人士稱,“據我觀察,現在資金鏈斷裂的,幾乎都和煤礦、房地產有關。有的人當時甚至想辦法從銀行貸款,再以更高的利息放出去。”

據當地人說,除了關系網間的借貸,還有許多地下錢莊,通過募集社會上散戶手中的資金,聚集起來再放出去。“這些地下錢莊沒有經過政府審批,一有風吹草動,好多人都跑掉了。”另外,民間融資與非法融資關聯度大。很多融資是一條鏈式,前一段表現為民間融資,后一段則匯集成非法融資。

后續風險待化解

榆林市相關負責人表示,根據融資期限和經濟下行時間來看,民間借貸的很多風險已經得到釋放,潛在風險損失低于現有風險暴露,現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化解存量風險。

民間借貸許多借款人開始通過正規渠道維權。目前公安、法院部門立案和受理的案件涉及民間借貸資金超過75億元。其中神木縣法院去年至今受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達4786起,涉訴金額32.17億元,涉訴人數7658人;神木縣公安局立案偵查的借貸案件7起,涉案金額43.1億元,涉案人數1247人(戶)。

除神木外,榆林的府谷、綏德等地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民間借貸、融資現象。根據榆林市的相關統計,2011年至今,榆林各級法院受理案件11714起,結案9818起,結案金額22.58億元,結案率83.8%。2011年至今,非法集資案件報案34起,涉案53.6億元,第一層次的受害群眾是7940余人,平均兌付率40%。

“民間借貸基本是半年期或者一年期,去年至今該暴露的已經暴露得差不多了。”神木縣政府一位負責人表示,“有這么多的案例,基本不會有受害人還坐在家里等而不去報案的。”

對于后續發展,榆林市相關負責人表示,今后將細化分類處置,實施“一案一策”,對每一個案件都將制定相應的解決方案,并經過專業團隊會診。同時,還將加大對民營經濟的幫扶,盤活現金流,利用經濟發展消除危機帶來的不利影響。

神木縣縣長黃建軍稱,神木并非資源枯竭型地區,各類資源儲量大,潛力也大。“應該說神木的家底還是很厚的,現在只是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遇到了坎,我們要想辦法把這道坎邁過去,我們有實力解決問題。”(來源:經濟參考報)




首頁| 關于我們| 專長領域| 律師文集| 相冊影集| 案件委托| 人才招聘| 法律咨詢| 聯系方式| 友情鏈接| 網站地圖
All Right Reserved 大理公司法律顧問律師
All Right Reserved 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:13508722678 網站支持: 大律師網
18选7今日开奖结果 唐朝棋牌游戏平台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漏洞 福彩开奖直播今天 老友白城麻将手机版下载 捕鸟达人2免费马上玩 申城棋牌网 天天彩选四 财神捕鱼手机版下载 皇家国际在线娱乐下载 北京pk拾技巧分享 财神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扑克牌的所有玩法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 上海麻将机 下载北京快3开奖直播